台湾菜

比赛的意义

twcai • acm/icpc and my life

今天是2011 World Finals ACM/ICPC的比赛日,晚上10点开始看比赛的直播,看着每个学校的队伍的排名交错的攀升,看到HDU-Knuth的两题AC,两题WA,突然脑海闪回过自己的大二暑假,背上出了点汗,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。

杭电进World Finals已经不是第一次,但是今年退役后看比赛跟去年在役看比赛是两种心情。在役时似乎更多的是不甘心和一些小嫉妒,因为我显然WF无望。之前自然也知道想进World Finals很难很难,但还是难免偶尔会狂妄的暗暗把这当作自己的目标。现在的我,对自己宽容了,内心平静了,但有时候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去了激情和进取心。

记得以前北大的CICI姐姐写过一篇日志,大致是说她在World Finals看到一个非洲的大学的队伍,只AC两题,却在赛后激动的跟领队拥抱欢呼。虽然她一个人也可以做出两题,但是她却没有那些人的快乐。

想到这里,我释然了,ACM/ICPC竞赛可以给我的,我都已经得到了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