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菜

省赛总结

twcai • acm/icpc

rank name solved A B C D E F G H I J K 罚时
15 HDU-Firebirds 7 13 (1) 144 (3) 138 (1) 7 0 22 (1) 0 0 24 (1) 121 (2) 66 (2) 608

省赛对我来说是入队以来最重要的比赛,因为直到那天我都还没想好省赛后是否退役,说不定这就是我最后一场比赛了(明年省赛不算,如果退役了,相信那时候也只是抱着旅游的态度了)。省赛前夜11点就整理完东西,洗漱上床了,但一直醒到2点多。

第二天6点半起来了,感觉有点睡眠不足,不过还算蛮精神的。上午的东西都直接略过,下午在机房门口等比赛开始的时候,发现去年杭州赛区的主场作战真的是蛮大的优势。

比赛开始我猜C是ms题,然后看了题目,是跟通常情况有点不同的MST,我们队不熟prim,又不会证明kruscal肯定可以得到正解,于是我放下C看I,并发现是简单题上机敲。敲完sample出不来,于是打印。Teddy上机敲A,在无声无息中过掉了。我发现自己I想复杂了,上去改了下,还是有问题。甘露上机敲F,期间我发现I的一个bug,甘露过掉F后,我上去改了I,提交后Yes。

过完I,看了下statistics,B和K都很多人过,我推了下B,是一个[math]B - (X + A / X)[/math]的函数,忘掉怎么求最小值,直接扔给斌哥了。然后看K,简单构造题,上机打完后,Teddy对我的解法不是很肯定,造了几组数据测了下,然后提交CE……崩溃,赛前测编译器,好像就是平常poj的g++编译器,没想到还是出现这种错误。然后加了头文件,返回Yes。wyb上机打B。

接着看了下J,很熟悉的题目,记得是一个DP。不过Teddy对于这题的解法记忆不是很清晰了,我想了个简单的解法,换下wyb实现了下,过不了造的数据。这时teddy记起来解法了,换下wyb敲J。我帮斌哥一起看B,另外想了个解法,不过到最后还是跟斌哥已经wa的做法一样,感觉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情况没考虑全,一种是精度问题,然后一直在讨论。teddy过了J后,对C还是拿不定,我觉得还是应该试下kruscal。甘露很快敲好了C,提交以后居然Yes了……昏倒。接着wyb上去改了一下B,也过掉了。

这时候过了两个钟头多,我们的rank好像是在11,但是罚时没有优势。我们都很清楚要稳拿金牌一定要再过一题,而且剩下时间还蛮充裕的。wyb最先开了D题,我和甘露讨论了G。但是我图论实在烂,在读过几乎全部题目后(除了D)决定用搜索开H。wyb用暴力打好D,提交后tle,然后甘露上机敲G,敲到一半他觉得不肯定,换我上机敲H  =,=||

赛后想起来这段时间真的是在梦游,我敲H的时候心里很虚,但是还是觉得不应该放弃有想法的题目,敲完大部分代码。敲到没想清楚的地方后,换上wyb继续敲D。我记得这时候已经剩下一个钟头不到的时间了,于是和teddy都渐渐放弃了自己的题目,和wyb一起做D。这题他用了上次宁波刚从DD牛那里学到的逆元来处理做除法取模,本来我们都以为这题会很有希望的,没想到就一直这么修修改改到比赛结束。

时间还是无情的指向了5:25。我们已经明白金牌无望,伤心下一直在抱怨题目区分度不好。但是冷静下来想想,这真的只是题目的原因吗?我们队还是在比赛策略上有很大的失误:

一是C题太犹豫。Kruscal只需要5分钟的机时,但是我们一直到2个多钟头才下决心去试,是对比赛形势的错误估计。这种比赛,有6、7个队过掉了就应该果断的尝试。

二是7题以后的各自为战。我们队的优势是互补,平常比赛难题也都是合作解出的。

三是最后合力攻D时,阵脚已经乱了。两个人不去好好读题,却不停修改代码以及问wyb各种问题,影响了他深入思考。到比赛结束teddy还没有理解题意,我还没有读懂wyb的解法,最后一次提交代码的版本都搞乱了。这种时候,应该有一个人出来稳定整个队的情绪。

四是练习赛没有把握好测环境的机会,导致CE的出现。这是经验和总结的欠缺。

银牌实在是令人遗憾,但也是真实水平的反映。每一次比赛都是绝好的积累经验和反省的机会,希望再通过一个暑假的集训,Firebirds能拿到让我们三个人都满意的成绩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