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菜

8-20流水帐

twcai • my life

看来铃声很有必要换一下,明明是7:30的闹钟,我就偏偏到了8:23才醒来。看到时间差点吓死啦,洗脸刷牙穿衣服,然后把本本和饼干塞进包里,等我冲出寝室时时8:28,有史以来起床最迅速的一次(-_-!)。
到了实验室,还好Teddy已经把机器都开好了(身为队长就是不一样啊),王云斌也在临比赛前赶到,9:00哈尔滨赛区的网络赛就开始啦。比赛过程中我有很多失误,三个人配合的不是很好,蛮郁闷的,就不多说了。
2:00比赛结束后,教练把我们都拉出去吃饭,看了下他脸色MS不太好,有种会被拉到墙角枪毙的感觉。。。不过后来也没发生什么哈。我们学校的食堂这时候都关门了,小饭馆ms也容纳不下我们全部人,最后都去了传媒的食堂吃盖浇饭,中间大家都一直在调侃托蒂,弄得托蒂脸红耳骚,哈哈。餐后买单的时候教练和几位老队员ms激动了一把,不停得喊100、100,那时候没搞清楚状况,后来才知道,现在为了鼓励消费者要发票,上面都有刮奖,一碗盖浇饭开一张发票,怪不得,哈哈。

回实验的中途撤出了大部队,回寝室洗了个澡,随便整理一下后已经快4点了,上了B1,步行到了省高院招待所,刚进大门就看到大厅里我妈牵着我外甥女(名字念xinyi,我忘了咋写了,:-P,直接叫新一吧,哈哈)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啦。据我妈说,我刚进门新一就认出我了,嘴里一直喊着舅舅。感动死了,我暑假就回去了4天,将近两个月没看到,又刚新理了一个寸头,还能老远的一眼认出我,不容易啊(也许是我低估一岁半的小孩子的记忆力了,呵呵)。等我姐从逛街回来都快6点啦,我变瘦了,她现在却胖的不行,很有成就感啊。省高院前的外婆家还是一如既往的“qiang hang”,提前领号了还是要等N久,姐夫就开车载我们去某饭店吃了个饭。在车上,新一坐在我的腿上,把我的手机扔来扔去并且莫名其妙的笑着。偶尔放了个闷屁,熏倒一车人,她更是得意到忘形。到后来,我都不明白她一直在高兴些什么可以把整整一口气笑完,再换气重新来。Sigh,长大以后,小孩子的乐趣就变得难以理解了啊。
饭后老姐回省高院继续学习,其他人都要回温岭啦,姐夫把我送到学校门口,我回实验室拿了包回寝室后,已经累到不想动了。到隔壁寝室看了会《正义の味方》,忙了会别的,冲了个凉,爬到床上玩PSP一直到眼睛睁不开,不知不觉中就zzZ啦。
现在想想,我的生活还真是简单的可以啊,这样的东西也就只能记记流水帐了,呵呵。
唉,这篇文章是在校内先发的,校内虽然可以从站外导入博客,但却不会出现在新鲜事里,这一点还是蛮狠的,呵呵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